福书网 > 未分类 > 他的星心 > 第73章杀手,警察,黑客
      他们沿着广场的石砖路,朝着市立图书馆的主楼走去。周六的早晨,过往的人稀稀拉拉。
      “像奥汀的魔方。”Lee说。
      “啊?”
      范晓志顺着Lee的视线,抬头看向面前高耸着的立方体建筑。
      “你说这栋楼?像魔方?”范晓志一只手提着手提电脑,只好用另一只手挡住迎面的阳光,“什么是奥汀的魔方?”
      市立图书馆的外墙是灰色,用玻璃腰线做了隔断,看上去像是分割成了三层,但实际上图书馆主楼有六层。要说像魔方的话,从外面看,确实有点像。
      “我不知道,”Lee走上最后一级台阶,感觉肩膀有些发酸,他轻轻活动了一下右肩,“我只是突然想到,如果真的有这么大的魔方,那也只有奥汀或着其他那样的巨人才能玩得动它。”
      范晓志很不屑地嘁一声。“说点人话行不行?这里是Z国,要说巨人的话也是夸父的魔方,女娲的魔方,山海经的魔方……你知不知道山海经?”
      “不知道。”
      “那正好借一本回去,学习学习我们大中华的文化。我看你中文说得挺好,你应该认识汉字的吧?”
      “大部分都认识。”
      “写呢?”
      “不行,我只能模仿别人写过的字迹。”
      “任何人的字迹都可以?”范晓志惊讶地看着他,“除了写字,你还能模仿什么?”
      Lee回看他一眼:“有机会你会知道的。”
      ·
      早上九点图书馆刚开门,人少得可怜,他们乘坐扶手电梯来到图书馆三楼,在入口的登记台处,一个图书管理员正坐在电脑前办公。
      阅览桌区域更是没几个人。
      靠窗东边的几张桌子有充电接口,范晓志目光扫过,看见一个戴着黄色皮卡丘口罩的青年坐在倒数第三张桌子的中间位置。他走过去,在那人旁边坐下,大咧咧地从包中拿出电脑,把电源插在桌上的接口处。
      范晓志搓搓手,向那青年搭讪:“嗳,哥们儿,你知不知道这里WiFi密码是多少?”
      带皮卡丘口罩的青年头发很长,在脑后扎了个半扎狼尾小辫,眼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夏日图书馆里开着冷空调,他似乎很怕冷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长袖运动外套,袖口遮住了大部分手背,仅露出敲键盘的十根手指。他半天不吱声,像是没听见范晓志问话似的,过了一会儿才闷声说:“八个零。”
      “不是左七右八吗?”范晓志试探道。
      那人转头看过来,目光狐疑:“你是……「魔露露」?”
      “是我。”范晓志也在打量他,“你就是「皮·达不溜」?”
      “……我以为你是女孩儿。”
      “嗐,网名嘛。”范晓志咧嘴笑道,“不过我也没想到, 皮·达不溜大神竟然有这么茂密的头发,网上都传言说你是个秃头死胖子呢,哈哈……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约我出来见面,是不是因为我在开源论坛上发的那个帖子?”
      网名叫皮·达不溜的口罩青年正要说话,忽然另一边的座椅被人拉开,Lee拿着一本《山海经》坐了下来。皮·达不溜立刻闭上嘴巴。
      “这是我朋友。”范晓志说,“你说你的,不用在意他。”
      皮·达不溜坐在范晓志和Lee中间,左右望了望他俩,眼神变得有些警惕。
      “你们——不会是警察吧?”
      “你看我像警察?”范晓志把脸凑近,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说我是警察,你会信?”
      “你不像,但是他像。”皮·达不溜竖起拇指指了指Lee,“按照行内规矩,我们黑客不跟警察打交道,证明一下他不是警察,否则我现在就走人。”
      “……”范晓志嘴角抽了抽,心说你眼睛有问题吧大兄弟,认不出真警察就算了,怎么还能把杀人犯当成警察?但面上还是十分配合地问:“要怎么证明?”
      皮·达不溜说:“你们自己想。”
      “行吧。”范晓志见对方还挺难缠,于是朝Lee抬抬下巴,交给他来对付,“咳,那什么小李,你就,证明一下吧。”
      范晓志暗示Lee忽悠对方几句,然而,Lee好像完全理解错了他的意思。
      他说:“我是Elisha Lee。”
      范晓志目瞪口呆。
      黑客青年愣了一下,眼睛微微张大:“你是——”
      “我专干杀人的买卖。”Lee声音出奇的平静,范晓志不停朝他使眼色,他假装没有看到,“我已经告诉你我的身份,按照我们的行内规矩,如果你给不出有价值的东西,我会杀了你。”
      范晓志连忙插嘴:“不不不,他开玩笑……”
      出乎意料,皮·达不溜没有被Lee的话吓到。他直视Lee的目光:“新闻上都说你死了。”
      “哦,”Lee说,“可是我现在好好坐在这里,那显然是新闻报道错了。”
      “美因软件公司的产品源代码真是你偷走的?”
      “这倒是真的。”
      “你怎么办到的?他们公司的安全系统牢不可破,没人能破解。”
      “所以我把开发部经理家的大门轰了。只要你手上有一把MP7,大家就会变得友好相处,什么都愿意分享给你。”
      “……”
      皮·达不溜沉默了,看着自己的电脑键盘,陷入思考人生的模样。范晓志在背后悄悄朝Lee做了一个横刀抹脖的手势,用口型说“你疯了?”
      用暴力威胁,万一把人吓跑怎么办?
      就在这时,黑客青年似乎想通了,放在键盘上的手指开始敲动起来。屏幕上跳出几个黑色方框,出现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数据。范晓志一看有戏,赶紧凑过去看。
      皮·达不溜在触控板上移动光标:“商场监控超过六个月会被覆盖,数据是不可能恢复的,你们要查去年的12月14号的监控?”
      “是啊,超过六个月了。”范晓志说,“你有什么办法吗?”
      黑客青年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字节,阴郁无神的眼睛逐渐染上活力的光芒。“问题在于,就算没超过六个月,你也查不到12月14号的监控。”
      “什么意思?”
      “那天的监控被删除了。”黑客青年停顿了一下,“是人为。”他指着屏幕上的一行delete数据说,“你在论坛上发布的那条悬赏贴,我本来没当回事儿,正好那天无聊,顺手黑进中心商场内网,发现12月14号的监控有删除记录。太巧了,我有点好奇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就写了一个数据爬取的脚本,搜罗了所有关于去年12月14日发生的异常事件,所以你们是在调查那个叫秦箫的女警察,对不对?”
      范晓志一时语塞。
      Lee斜靠在椅子里,翻开的《山海经》盖在他的胸口。他歪着脑袋,一目十行地掠过那些数据,轻轻地“哇哦”了一声。
      黑客青年把这当成是一种赞赏,“嗯哼”一声以示回应,范晓志却觉得Lee有点没心没肺,十分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去年12月14日中心商场有个大型促销活动。”皮·达不溜说,“他们建了个舞台,现场抽奖,人流非常大,几乎全部集中在舞台附近,最高奖项是一辆宝马汽车,还有撒红包,劲爆吧?”
      “等等,那天你也在商场?”范晓志问。
      “我不在现场,但是现场有人摄影。”
      范晓志一愣:“你是说——”
      “自己看吧。”
      皮·达不溜敲下回车键,一个视频画面跳了出来,开始播放。
      视频没有声音,从高处往下拍的角度,拍摄者似乎站在商场二楼的位置,正对着舞台方向,舞台周围站着一些保安,还有穿着人偶服的工作人员。
      人确实非常多,而且越来越集中,黑压压的头顶挤挨在一起,视频长达一个半小时,就在范晓志快没有耐心的时候,画面上终于出现了一些异常。
      范晓志指向屏幕:“看这几个人偶。”
      Lee坐得远,范晓志生怕他看不到。
      视频上,穿着小丑人偶服的五个身影特别显眼,他们原本站在人群外围的过道处,这时都开始向着人群里面挪动,让本就拥挤的人群更加骚乱,他们带有目的性地朝着某一点聚拢。
      范晓志这才辨认出秦箫的位置,原来她早就进入画面范围了,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那几个人偶的目标正是她。
      “等一下!后退一点!”他低声说。
      黑客青年将视频后退五分钟。
      这一次看清了。
      先是台上有人朝秦箫身上扔了个什么东西,然后那些小丑人偶趁着人群争抢的时候,全部都围到秦箫周围,就好像提前约定好的一样。
      “艹!他们刚才干什么了?”范晓志贴近屏幕,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虽然视频还没有结束,但秦箫已经不在画面当中了,后面的内容没有必要再看。